无论是学界还是巨头,都只能给出规则和参考,以及一小部分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座12楼”(ID:B1-12F),作者盈动资本大象。从事投资十年,深感创业不易,创投更难。这十年,感受最深刻的是要学会像AlphaGo一样思考,像费曼一样寻找事物的原点,要有能力剥掉被概念或履历包裹的炫目外衣,看到他们最初的胎记。

毕竟,人类思维,从人工智能角度,是一个不断深度学习,优化算法建立模型的过程,学习的东西(数据越多)模型越有效,结论越精准。学习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自身生活经验,但这些生活经验往往是碎片化和零散的,类似于大量的垃圾数据;另一方面是人类已有的思想精华,类似于AlphaGo学习的历代棋手的棋谱。作为炭基生物,我们的计算能力永远不能和硅基的计算机相媲美。人与人之间有个体差异,有的人聪明一点,一步三计。但总体上相差有限,真正决定人与人差别的是选择能力,或者说是决策能力。

心理学教授KeithStanovich喜欢将IQ和RQ区分开来看。IQ众所周知代表一个人的认知能力,而RQ(RationalityQuotient)则指一个人做决策的能力。巴菲特曾经对着两种能力做过精辟的解释,他将IQ比作发动机马力(horsepower),RQ比作输出功率(output)。这里的IQ相当于是大脑的计算能力,RQ相当于算法模型。IQ更多的基于先天,很难在短时间得到改善,而算法和模型是可以优化的。

读书,其实就相当于AlphaGo在学习人类高手的棋谱,读得越多,接收的有价值数据越大,就越有可能对算法作出优化并建立准确的模型。在这个数据爆炸的时代,除了读书之外,没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让我们跟上这个时代。纵观2016读书史,从庞杂的书目中精简出34本,分享给大家:1.科幻小说系列《无人生还》,阿加莎·克里斯蒂《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阿瑟·克拉克《银河帝国:基地》,艾萨克·阿西莫夫《丈量世界》,[德]丹尼尔‧凯曼在“人人影视”看过《无人生还》同名美剧,共九集。阿加莎克里斯蒂被成为侦探小说女王,她的《尼罗河上的惨案》更为我们熟知。小说无疑是比影视要更加精彩。

《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作者阿瑟克拉克,与海因莱因、阿西莫夫秉承20世纪最伟大科幻小说家。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就是以他的小说《岗哨》为蓝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