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信百度的人可能依旧会选择不相信;但选择相信的人或许…

一个五角大楼资助的竞赛催生出了许多自动驾驶领域的初创公司。十年后,竞争者们还在努力完善这项技术。自动驾驶汽车发端于匹兹堡。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美军的一个研发署)组织了一系列传奇性的机器人车比赛,赛后这些由学生和教授建造的汽车身负伤疤和凹痕,现在它们正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校园里「站岗」,可以看出其中一个的损伤是侧翻所致。而参与这些竞赛的许多工程师都在赛后相继推出了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现在这些公司正引领着运输业的未来。AuroraInnovation公司的几名员工(可由他们身上的AuroraT恤识别出)在最近的一个星期六上午来到这里,致敬其自动驾驶领域的前辈们。「这就像看着上世纪80年代产的手机,」ClintLiddick说。他是该公司在匹兹堡办事处的一名软件工程师,现年27岁。

「如今在自己的工作之外,我每天都能看到自动驾驶汽车。我三岁的儿子立刻就能认出它们。」Aurora的负责人是机器人专家ChrisUrmson,他曾是领导卡耐基梅隆团队的助教,该团队是「Boss(雪佛兰·塔荷(ChevyTahoe)自动驾驶汽车)」的幕后功臣,该车在2007年11月赢得了DARPA的城市挑战赛,时间刚好是10年前的这一周。ChrisUrmson已经在十月的一个周末回到了校园,借着周年庆典的机会与Boss团队的老兵们叙叙旧。这一强制性事件的纪念品——灰色polo衫、黑色棒球帽、不锈钢杯——是那个红色轮廓的Boss及其笨重的传感器。

「很明显,硬件太重了。」Urmson指着Boss上看起来很像咖啡机的一台笨重的激光器说道,「但是其所运用到的大部分技术都是今天还在使用的。」Aurora的网站上承诺着「安全,高效流动性」,它是十年前五角大楼所资助的那些竞赛遗产所催生出的新兴公司的一部分。几乎与PayPal黑帮的早期成员一样,来自DARPA竞赛的紧密结合的移民社群通过创业或投资延续了硅谷的传奇。大部分自动驾驶汽车后辈们都有一个隐约透露出未来感的单个词名称——Argo、Nuro、Waymo、Zoox——以及一份狂热的理想主义,关于预防交通事故和改变人们生活与运动方式。

Urmson和他那时的竞赛同辈们代表着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在十年间的进展,以及还剩下多少工作。联邦政府在自动驾驶汽车研究初期就注入了资金,政府的这种慷慨行为也发生在了互联网、GPS技术和可替代能源研究的早期阶段。DARPA自苏联的人造卫星(Sputnik)时代起便在追求着同一个使命:在突破性技术领域进行关键投资以推动国家安全。自动驾驶汽车的挑战是要把几十年来在实验室中发展起来的技术引入现实世界。当时存在军事紧迫感。

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了战争,数十名士兵被路边的炸弹炸死。无人驾驶汽车可以挽救前线军人的生命。